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

辩症施治中医术

时间:2017/11/21 19:53:59

——访五代中医传人魏端贤

文/吴岩



图为中医传人魏端贤


在北京坊间,很多人对第五代中医传人魏端贤的医道给予很高的评价。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这位有着较好的中医魏端贤,一探究竟。


记者问:在北京坊间,说魏医生医道很好,请您介绍几个医治的病例好吗?


魏端贤答:我讲两个病例。第一个病例:一位女性患者,从事房地产工作,近一个月来出现入睡困难,半夜易醒,白天出现心烦急躁的情况,经常和同事发生不愉快。来就诊的时候我摸脉弦数有力,综合看来这就是一个胆热内扰的情况,处方七剂,并且告诉她要想办法减轻工作压力。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她的失眠病症治愈了。第二病例:一位男性患者,是一家企业的高管,整夜不能入睡,吃饭不香,自觉胸背部发胀,并且有种紧束感,就像是身体被捆住。他面色萎黄,身体消瘦,诊脉细弱无力,从中医看来这是典型的虚证,气血两虚,治疗起来慢一下,以补益气血为主。大概治疗了3个月,每天晚上都有困意,睡得比较踏实。


记者问:请您用介绍一下您运用中草药治疗内科疾病的特点是什么?请您在不泄露秘方的前提下说一下个中的原理和主要药材的运用情况。


魏端贤答:中医治疗有一个理论常识叫做八纲辨证,就是讲要分清楚阴阳虚实寒热表里这八个方面。有一位老年患者,就是便秘。我看诊以后发现他手脚冰凉,舌体胖大,舌头嫩滑润多液,诊脉是无力的。这个人的问题,用八纲来概括首先看是虚不是实,是寒不是热。病因清楚了,对症下药很快治愈了。还有一位患者也是便秘,来看病的时候一坐下来就不停地说:大夫我这个便秘太难受了……我没等他说完就找到问题所在了,口气特别重,食欲好,面色红,舌苔黄厚,诊脉也是有力的。这个情况按照八纲 是个实证热证。但是在临床上面仅仅八纲还是不够的,还有六经辨证、三焦辨证、脏腑辨证、卫气营血辨证等方法。我就是使用这些思辨方法来遣方用药,指导看病的。


记者问:通过这些病症的治疗,您的主要体会是什么?


魏端贤答:我是第五代中医传人,真正的祖传。但是走上临床以后,我开始认识到,所谓祖传中医其实就是临床科研的一个结果,不存在什么门户之见,各家基于不同研究基础,在疾病防治上形成了各自的特色。今天医学挑战还是巨大的,这就有必要建立了一个生态系统,弥补各家的技术短板,聚集起每一部分有效的疗法或者药物,形成对于医学问题的整体解决方案,并且扩大范围,深入验证,围绕临床问题开展研究,推动医学进步。


记者问:您在老家河南在哪家医院?现在工作的是哪家医院?您为什么要从河南到北京来行医?


魏端贤答:我在河南周口市中医院工作,现在来北京首大医院、北京中海中医医院行医。关于我来北京的问题,一是我的家就在这里,而是这里是我学业初成的地方;二是北京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是中医药发展难得的平台,这是我看重北京的原因,因此退休以后就来到北京继续我的中医之梦。


记者问:请您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好吗?


魏端贤答:我是中医世家,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研究员,长期从事中医内科、妇科、皮肤科、男科及亚健康调理,针药并用,疗效显著。发表医学论文三十余篇、著书三部。


记者问:听说您的药方很有疗效,您可不可以介绍一下药方来历?


魏端贤答:我的经验不多,但是我自己的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从医学教育角度讲,中医学在过去的千百年间一直采用师承教育的方式,开展医生的培训和教育。在实践中逐步掌握防病祛病的方法。我认为,药方有效这个问题看起来好像是临床问题,实际上是教育问题。所谓门户之见,实际上就是师傅最后放心的把祖传秘方交到徒弟手中,并且告诉他非其人不授。门人弟子希望在中医的领域内进步发展,必须“通晓人文、精读经典、随师临证、善思明辨、终身好学、不拘门第、兼收并蓄”,否则很难构筑医学通途,无法掌握医学旨奥,临证与读书不能相互参照很难获得临床思维,没有名师的指导,更谈不上能够找到成才的捷径。


记者题:请您从传统养生的角度介绍一下您炮制的中药对内科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有什么特效?


魏端贤答:养生这个事呢,实际就是强调未病先防。中医传统典籍记载治未病的概念已经超过1000年了。未病先防,即病防变这些原则今天看来依然十分重要。


但是这个和中药的炮制关系不太大。比如我门诊有一位帕金森氏病的老年患者,今年75岁了,但是她看上去特别年轻,也看不出有病。自从确诊之后,就从来没有放弃追求健康,自己开始读书学习帕金森方面的病理知识,健身养生,客观向上,还主动帮助别人。这和其他门诊患者形成鲜明对比,比如有的糖尿病患者,饮食运动的事情怎么也做不好,血糖始终降不下来,看诊的时候一直抱怨西瓜吃不了,酸奶不能喝。所以呀,养生主要是养心,就是头脑里面要有个清楚的认识,什么是健康,怎么做才健康,并且要坚持。


当然我还是要推荐一下中医药养生方法的,这个季节呢天气转凉,气虚阳虚体质的人开始表现出一些规律性的不适:腹胀、食欲降低、容易感冒、过敏性鼻炎的患者更是开始发作,这些问题在我看来实际上就是阳气不足的问题,因此,这个季节可以选择晚上睡前服用附子理中丸,对于那些体质虚弱,又由于气候转凉,伤及脾胃所导致腹胀、食欲差、甚至腹痛、上吐下泻等都有一定疗效,前提是询问专业医生后再做决定如何使用。


图为中医魏端贤给病人把脉


记者问:您的药方是不是祖传的?您在应用时有没有创新?主要创新了什么?


魏端贤答:中医一般来说都有祖传秘方,尤其是我是第五代中医。但是,现代社会的医学进步突飞猛进,传统中医必须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比如慢性肾病,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认为是肾虚为主,因为水肿、血压升高、尿蛋白增加,表面上看就是肾虚,所以六味地黄、金匮肾气是常用方。但是我就发现,很多患者肾功能损伤、尿毒症很快就出现和加重了。这个时候再来看患者的症状表现呢,除了上面说到的表现,还有口臭、皮肤瘙痒、大便干燥、舌苔黄厚腻等等,这就是湿热的表现了,不单纯是肾虚了。后来很多名老中医也有同样的看法,比如三代御医之后赵绍琴、天津张大宁医生都是这个观点,北京地区很多肾病专家也是如此,这就是创新。


记者问:据了解,很多人喝了你的中药,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你说几个典型的案例。


魏端贤答:有一位患者左侧胁腰部及腰肌肉疼痛,并局部出现红色疱疹数个,诊断是带状疱疹,用的药物是小柴胡汤,主要的药物是柴胡、黄芩、清半夏、炙甘草、大枣、白芍、生姜,再加上全蝎,服药一付就不疼了,服后局部结痂愈合。


有一位女患者,失眠5年,入睡难,早醒,睡眠时间短,胃脘时痛,大便干结,尿黄,舌苔薄白,舌下紫,左关脉弦略硬,左脉弦有力,右脉弦缓略弱。处方也是小柴胡为主,用药:醋柴胡、黄芩、清半夏、党参、炒枣仁、大枣、瓜蒌、生牡蛎,7付,服药后睡眠立即转佳,没有再发作入睡难和早醒,睡眠时间延长为9个小时。


记者问:您的药方有什么特别之处?您可以从药理上作以说明。


魏端贤先生答:中药处方使用的植物、矿物、动物成分很多,这些药物都还有副作用,比如伤胃,吃完中药吃不下去饭了,尤其是一些慢性病,比如肾病、肿瘤等等。我在临床上面就主张保护胃气,加一些助消化,调理脾胃的药,比如焦三仙,这样脾胃功能正常了,就有了进一步用药治疗机会了。这个经验是我从传统的温病学中得来的“保胃气,存津液”。


记者问:患者对您的口碑不错,请您谈一下您对医德有什么认识?


魏端贤答:医生应该以患者为中心。医生要有对患者负责的敬业精神,以给患者治好病为己任,解除患者病痛之苦。怎么能给患者治好病,医生最重要的应该是准确的诊断。没有准确的诊断,医生就治不好患者的疾病。总而言之,医生能给前来求医的患者治好病,是最大的医德。


记者问:请您谈一谈您在医德方面的故事好吗?


魏端贤答:就讲一个吧。我的微信很少推荐给患者,但是我破例加上了一名精神压力非常大患者,她有问题随时可以找我。她的病好了,她把我的微信转给了她同事的岳母。老人家也是失眠,而且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表现出悲观厌世,甚至尝试自杀。这已经超出我的治疗范围,我推荐她和家里人去看心理专科。但是她一定要挂我的号。我就说可以来看,不用挂号。我当面给她和家人热推荐我的一个朋友,专门看心理疾病的医生,这名患者和家人都很感激。


记者问:你今后打算怎么持续发展?


魏端贤答:今天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带来医学的变革。作为一名中医医生,不会停止在中医路上的探索。在失眠、便秘、反酸烧心、慢性肾脏疾病、过敏性鼻炎、脊髓空洞症、强直性脊柱炎等很多疾病方面,中医药的疗效确切。因此,我要接过了上一辈人接力棒,发挥好这个中医这个优势,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之苦。


记者问:国家已经放宽了中医药政策和规制,习近平主席关于我国中医药的指示说的很清楚,对此你有何感想?


魏端贤答:习近平主席关于我国中医药的指示精神对于我们中医来说是一个巨大鼓舞。这为中医发展提供良好的机遇。中医要发展,人才是关键。北京市试点专家下基层培养学术继承人这个做法就非常好,希望将来能够扩大师承的范围,让更多的专家和年轻医生都能够进入到这个系统里面来,为中医发展提供人才保证。我也会尽全力促进中医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记者问:你的医术是否后继有人?怎么传给下一代?


魏端贤答:我医术是后继有人,我会竭尽全力带他们成长。关于怎么把我的医术传给下一代,我的方法是把行医经验写成书留给后人,我已经写了三本,我还在写,我希望我的孩子辈可以站上巨人的肩膀成长。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出处)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