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

旧时红墙医术 今日百姓得惠

时间:2017/11/23 11:24:41

——记红墙保健医王连清

文/白羽



图为保健医王连清


题记:王连清,主任医师、教授,生于1933年8月,现任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主任医师,中国科协中医药专家组和激光专家组咨询专家,中华医学会激光分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软组织疼痛研究会理事,香港保健协会医学顾问,李嘉诚特约保健医生。王连清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医疗保健工作五十余年, 中国中医科学院知名专家,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特约专家,京城岐黄国医馆馆长,“皇城国医”品牌创始人。


王连清教精究医术,京城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的入室弟子,得到过浦辅周、施今墨、秦伯未、袁鹤齐、章次公、赵炳南、魏龙骧、岳美中、杨济生、叶心清、孙振寰、程辛农等多位名医的教导,集众大家毕生学术精华于一身,主攻神经内科、心脑内科等,尤其擅长中医保健养生、药疗养生,她针药并用治疗疼痛病症的论文于1983年在美国国际学术会议上获奖。1954年,她从北京大学医学院毕业后被选派到北京医院,担任中央首长的医疗保健工作,成为一名红墙保健医生,曾经为刘少奇、胡耀邦、叶剑英、聂荣臻等几十位中央领导和外国元首做过医疗保健,是当代知名的泰斗级保健专家。


当王连清老人为记者打开家门,一种老人家特有的温和慈祥气息便扑面而来。她有着那个年龄段老太太少有的优雅和大方,眼神柔和充满愉悦,让人没有陌生和距离感。我相信她的患者也会有和记者同样的感觉。进了屋,还没坐定,她便张罗着从厨房端出了凉凉的已切好的西瓜招呼记者先吃点消消暑气。细心体贴也许是一位老医生习惯性的品质,但这让记者感动。


上初中三年级时第一次见到毛主席


说起家族渊源,王连清自言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因为祖辈居于江苏南京,明清时,家族都是明清的漕运官员,清朝末年,祖辈才落户北京通州。清朝灭亡后,王连清的祖父举家迁往京城附近的香河,在那里买了地,修建了祠堂,并逐渐成了香河那地方有头有脸的富庶之家。王连清到现在还记得,她小时候,因为家族中的女眷不允许进入家庙祠堂,每到清明祭祖时,她只能远远地看到有人连吹带打地抬着整只猪羊活鸡等贡品上供或去上坟,之后,由看坟的人做流水席,甚至可以连续吃一个月,热闹得紧。


王连清的亲生父母是在41岁时才有了她,她上有3个姐姐2个哥哥,大姐比她大21岁。她的父亲头脑灵活,爱好交友,母亲不识字,属于贤妻良母,只是身体不太好。由于家族和睦,王连清的童年代有很多朴实美好的记忆。在学校,王连清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尖子生,因为吸收知识特别快,被同学称为“小汽车”。


1950年,王连清在香河中学上初三,被学校推荐参加“十一”国庆一周年北京天安门游行活动。得知这个消息后,王连清非常兴奋。直到如今,她回忆这件事,对一些细节仍能记忆犹新。“国庆节当天早上五点起床吃饭,每人发了一个包,包里有四个煮熟的鸡蛋、两个馒头和一包五香花生米,还有一背壶水。当天五十万人的游行队伍声势浩大,场面壮观,我现在似乎还能感受到空军在我们头顶飞过时那种震撼,中学生队伍常常因为我们过于激动乱了队形。那天,我见到了毛主席,让我终身难忘。”说道此处,王连清老人的眼睛亮晶晶的。


初三毕业后,王连清直奔富育女中高三班做了旁听生,“小汽车”不负众望,跨过了高一高二,当年就考上了北京大学医学部专科班,并单位班级的团支部书记。1954年4月,在党支部大会讨论时全票通过了王连清的入党要求,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员。临床实习后,王连清得知要把她分配到毛主席身边工作,她兴奋得彻夜未眠,这对于她来讲,无疑是无上的荣光。


在红墙内工作的日子


1954年8月4日,王连清拿着北大的介绍信来到了东城区大华路1号北京医院,当时,北京医院是中央保健委员会和卫生部双重领导的,而中央保健委员的顶头上司是历届中央书记处书记。那个时候,北京医院不对社会开放,就连北京本地人都不知道那里是做什么的,因为它是专门为我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友国元首,各省级领导和军级以上干部做医疗保健和护理工作的。如今我们看到的“北京医院”标志是毛主席亲笔书写的。


王连清在北京医院工作了24年,主要的服务对象是我国第一代开国元勋,他们为了全中国人民的解放南征北战,爬雪山、过草地,严重影响了身体健康。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工作强度非常大,他们中绝大多数是四五十岁,这个年龄段是高血脂症和高血压疾病高发期,很多重要领导都有多种慢性病,而他们的身体状况会对国家、国际形势产生影响,半点马虎不得,“上工治未病”保健医的主要职责不是看病,而是防病。


那时,毛泽东主席很关心他的战友,用十六个字养生名言“基本吃素、劳逸适度、坚持走步、遇事不怒”告诫战友平时要注意调理身体和精神健康,还向中央保健局传达了一项最高指示:想尽一切办法为各位首长的健康保驾护航。于是,局领导派王连清为这些首长进行集体保健治疗,内容包括食疗养生、教打太极拳。


王连清的太极拳“师傅”是王今生(李连杰的师爷),王连清整理简化再讲精髓教给首长们,于是从前那些号令千军万马的首长们都成了她的“兵”,每天几点吃饭?吃什么饭?几点吃药?哪些药先吃、哪些后吃、几点在什么地方集合打太极……全凭王连清这个“小丫头”指挥。渐渐地,跟首长们熟悉了,“学生们”特别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小王大夫,有时他们会跟王连清开玩笑:“‘教师爷’,这个动作咋做呀?”王连清一听很不高兴,说:“我一个小丫头,你们叫我‘太师爷’也太难听了。”首长们就说:“你现在指挥的不是元帅就是大将,那可是指挥元帅的元帅,不如叫你‘大元帅’吧。”没想到,这个外号慢慢传开了。


除了打太极拳,王连清还给首长们制定一套养生方案,综合健康六大要素:阳光、空气、饮水、运动、心态,再加上食疗。食疗方子是从她的恩师汪逢春处得来的培补元气的小秘方,首长们年纪大了,用这个食疗方子培补元气、调脏腑阴阳。经过王连清和同事们的精心理疗,很多首长的身体都逐渐好起来了。


王连清说,医生的医疗保健手段是辅助患者调理,整个医疗过程的主体还需要患者自身的努力,而病患的心态和毅力才是主要的。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精力充沛,一向乐观,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天塌下来我不怕,因为有高个子顶着。”所以乐观者寿(享年90岁)。 新中国第一副总理陈云特别爱吃花生米,可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吃得太多,王连清就被派去“监视”陈老,没想到,陈老真的遵照医嘱,每天吃不超过13颗,毅力惊人,让王连清特别佩服。


采访中,王连清老人深情地回忆了很多往事,她说,在北京医院住院治疗的首长们对医护人员都是很尊重的,甚至拿刚毕业的“小鬼”当自己孩子一样看待。而年轻的医护人员也把首长当成自家的长辈,尽心尽力。


“回想起来,我那时也像融入了革命大家庭一样,其乐无穷。”有一件事让王连清记忆犹新。当时北京医院每周都有各大文艺单位的演员来演出节目,可是王连清对演京剧和昆曲不太感兴趣,主要是因为她听不懂,这个细节被陈毅副总理发现了,一天陈老总问她:“你怎么不去看昆曲呀?”王连清老实地说:“我听不懂。”陈老总最喜欢听昆曲,就对王连清说:“下星期再演昆曲时,你和我坐在一起,我给你讲解,慢慢你就都听懂了。这些名演员演得多好呀。”


于是,当北方昆曲剧院的名角来北京医院表演时,王连清就真的去看了,没料到,陈老总还记得自己的“承诺”,真的就坐在王连清旁边,一边看一遍为王连清当临时解说员。由于陈老总四川口音重,说话声音一贯地洪亮,王连清心里暗暗担心陈老总的讲解会影响周围的人,散场时和陈老总商量:“咱们以后改为前后坐位,我坐前排,您坐后排,这样说话不打扰别人。”陈老总心领神会,很爽快地答应了,从此,王连清和陈老总前后座就成了北京医院京剧昆曲演出的一道风景线,他俩也成了文艺活动中的“战友”。


王连清告诉记者,其实很多领导并不是我们想像中的高高在上不易接近,相反的,他们待人特别和善,有时还很愿意成人之美。在王连清刚参加工作时,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的副部长兼党委书记李力果住进了北京医院三楼内科病房,他曾在战争时期坐过敌人9年水牢,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积劳成疾,患肝硬化、食道静脉曲张,并伴有腹水和黄疸。院领导请来了湖北著名的针灸专家杨济生大夫为李部长会诊,经杨大夫针刺三阴交和用“太乙神针”灸神阙穴(肚脐)后,尿量马上增多,腹水减少,黄疸减轻,食欲也改善了。当时,在王连清看来,针灸的治疗效果是特别神奇的,因此对其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从此以后,每当杨大夫来为李部长会诊治疗时,她都侍诊左右,为其助手,暗自“偷师”。


细心的李部长看出了王连清的“小心思”,一天,他对杨济生大夫说:“你那么高的技术可不要失传啊,你就收小王做你的徒弟吧!”王连清当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听了李部长的话一时不知所措,也不知道中医该如何拜师,就特别腼腆地表示想学习针灸的意愿。也许因为李部长的推荐,杨大夫便默认收下了我这个“徒弟”。从此以后,每次杨大夫来出诊,王连清就特别卖力地侍诊,同时仔细观察学习,并帮助杨大夫做太乙神针的治疗。陈赓将军的失眠症和粟裕将军的神经性头痛,就是王连清用针灸调治好的。


见王连清那么诚恳努力地学习针灸,李部长便进一步为其指点迷津,推荐她看《针灸大成》、《针灸聚英》等古医书籍。“李部长的古文基础好,文学底蕴很深。他帮我写了许多中医基础理论、针灸学笔记,画人体经络路线和穴位图,图画好以后,再用工业晒图纸晒成大张的挂图,以便让我更好的学习、记忆。李部长为我精心整理和制作的这些宝贵的启蒙教材,成了我从一个西医走向中医的奠基石,至今仍有部分被我精心收藏着。” 1956年,日本研制出了叫“良导络”的经络测定仪,能诊断疾病,与现在市场出售的电脑经络诊断仪相似。一机部的工程师张协和同志复制出经络测定仪以后,送给李部长一台使用。李部长说这台机器对我学习中医、学习针灸有帮助,马上转送给我使用,这更加提高了我学习针灸的兴趣。


说到李力果部长时,王连清的舔犊之情跃然脸上,“我非常感谢李部长的关心和指教,后来凡是我上班时,我必需去李部长的病房看望他一次,问问病情,李部长对我也倍加爱护,他经常和三楼病友介绍说我是他的干女儿,有时还玩笑地说小王什么都好,就是不叫他干爸。”李部长因肝硬化晚期、食道静脉曲张大出血,经抢救无效逝世。“虽然在李部长生前,我没有叫过他一声干爸,但在我后来心目中,李部长是一位高尚的人,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的人,是我心中最崇敬的首长,更是我一生都要学习的榜样。”


王震也是王连清十分崇敬的老首长,他早年参加革命,爬雪山、过草地,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多年戎马生涯、食不果腹、睡不安寝,患了严重的上消化溃疡病,在北京医院住院治疗,他的夫人王季清同志经常来医院看他。一天,王连清去他病房巡视,正巧碰上王夫人,司令员马上向王连清介绍说:“我老婆叫王季清,你叫王连清,你们两个人就差中间一个字,你应该管她叫姐姐,你就是我小姨子。”从此以后,无论在什么场合,王震总是这样称呼我。

也许是真那王连清当了小姨子,王震也不把王连清当外人,很喜欢和王连清聊天。一天,王震接完一个电话转过身来特别无辜地问王连清:“你接过骂你的电话,问你是小王吧(小王八),你还满口答应吗?我经常接到挨骂的电话,还满口答应。”王连清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王震说的挨骂实际是“老王吧”的谐音,不禁偷笑。


1993年,王震同志在广州病逝,享年85岁。他的遗体用专机运回北京后,王震的秘书到王连清家,一是报丧,二是请王连清的老伴马燕龙为首长整理遗容。丧事办完后,王军还特意从香港买了一条很漂亮项链送给了王连清。说道这里,王连清老人起身走进里屋,拿出一条项链给记者看,她说:“这条项链一直不舍得戴,偶尔戴一下,好像王司令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


几十年的红墙保健经历,王连清得到过京城四大名医施今墨、医学泰斗浦辅周等人的悉心指点,从前苏联克里姆林宫医院女性康复理疗专家吉乔耶娃教授那里学到很多康复理疗的手段,获得了很丰富的医学知识和技能,成为一名享有盛誉的中医保健专家。


正是在王连清和领导同事们的精心护理下,中央领导人才能保持体力充沛、在内政外交中展现出独特的魅力和风采,他们大多是高寿的,这也不能不说其中有保健医生的一份功劳。从另一个角度讲,新中国的养生保健医学,也是与这些“红墙保健医生”同步成长发展起来的。


晚年创建国医馆


王连清在北京医院工作了24个年头,但做的大多是西医工作,对中医中药比较陌生,但她确实亲眼看到有些首长久治不愈时,中医专家能够妙手回春,于是就下决心研究老祖宗留下来的瑰宝,博大精深的祖国医学。


文革时,王连清被下放到江西干校劳改,这个干校里关着一批“反动学术权威”,其中包括 “西北针王”郑魁山教授、名医费文康,王连清没有放过任何一次学习的机会,经常跟着他们出诊,鲜活的案例使得王连清早年在“四大名医”汪逢春所学的理论得以融会贯通,对中医学的认识跨上全新的境界。


1977年,王连清调到北京和平里中医学院(现名北京中医药大学)才彻底圆了她多年学习中医的梦想。


1978年,北京中医学院东直门医院恢复了文革前两年制的西医学习中医高级班,王连清立刻报名去学习。同时又跟随四大名医汪逢春的嫡传弟子谢子衡老师临床实习。谢老师在阜外医院中医科和在北京大栅栏同仁堂中医专家门诊时,王连清就跟着抄方三年。


1979年以后,王连清就去北京和平里中医学院(现名:北京中医药大学)跟随中医系一年级大学生,从《中医基础》开始系统学习中医理论。


1982年,卫生部就将整理中医古典医籍的任务交给了中医最高学府的中国中医研究院,王连清立即报名参加。整理古籍的工作很苦很累,研究理论的同时结合临床,这让王连清受益匪浅,甚至觉得比读硕士、读博士都值得。就在这个时期,她从理论上总结出了一整套的治病法则。


经过几年学习,王连清又跟随老中医前辈施今墨、袁鹤齐、岳美中、蒲辅周、秦伯未、章次公、刘渡舟、针灸界的贺普江、彭静山、杨甲三、杨济生、叶心清、孙振寰等学习到了他们独特的诊疗方法,让她领悟到辨症还必须审因,把病人生病的原因问仔细、弄清楚,再采用合理的治疗措施,只有这样治疗病人才会取得又好、又快的治疗效果,才能祛除病根。这也是她现在临床治病遵循的法则,即“辩证、审因、施治”六个字。


2002年,王连清应邀到香港等地讲学,并为董建华、李嘉诚看病,还治好了困扰林青霞多年的失眠症。在王连清家中,记者还看到李嘉诚与她的合影,还有李嘉诚亲笔题字签名赠予王连清的个人私藏画册。


2004年,75岁高龄的王连清创办“京城岐黄国医馆”,坚持每日坐诊,亲自为患者诊脉、开方,短短数年,治愈数十万数十万患者。


2014年3月,中外有名的同仁堂在王府井大街北口开办了一座七层大楼的中医医院,聘她为知名专家,每周三都要出诊四个多小时。


北京电视台《养生堂》、中央十套《走进科学》节目的知名养生专家 《健康时报》《保健时报》《北京晚报》特约健康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主任医师,中国科协中医药专家组和激光专家组咨询专家,中华医学会激光分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软组织疼痛研究会理事,香港保健协会医学顾问,《北京晚报》健康快车大课堂列车长,北京京城岐黄国医馆中医诊所董事长。出版著作《激光穴位照射及其临床应用》《健康是金》《养生金鉴—中国人养生实用手册》《红墙内的保健医》《大家话养生·上工治未病》《健康100岁》《每天都要修复生命》《把国医带回家—没病的女人才美丽》等,面对盛誉,王连清说:“我今年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身体比同龄人身体好一些,金钱荣誉对我来讲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我参与社会活动、著书立说的目的,是想让读者提高养生保健知识,提高广大民众的健商水平,希望大家能从中受益,让人们不仅要长寿,还要健健康康的长寿,甚至无疾而终,那才是人生最大的愿望和幸福。”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出处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